鲤鲤鲤🎏

是短打。

我好喜欢记录官呃呃呃我永远喜欢记录官。。
是博士x记录官小姐的短打,全程瞎他妈写(。
但我好快乐,他们真好吃。!!总觉得可以叫末世组嘿嘿嘿(????)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她看过十万片浮云;听过一百万片绿叶摩挲窸窣作响;踏过一千万朵坠在泥地上的蒲公英。

  一切应当是原样:仍然坚持着、毫不动摇地相信着、盼望着遥不可期的净化了病毒的人类未来。系统不可撼动,程序无法更改,所以要履行它实现它。

  但有些东西产生差错了。时间概念的淡化、机械凭齿轮紧密磨合运行,她被排斥在时间之外的时间之外。温尔达不一样,完全不一样,狂妄也好自负也好,无法撼动那亘古以来便存在的规律,他始终随着时间的步伐行走。

  通过逻辑判断、加上经验积累。博士老了?他会死去。无法理解『死亡』,他的死亡不仅仅是停止运转,是消失、是绝别、这次预备说告别的不是她。

   记录官很小心很小心地、在她的博士面前蹲下,他坐轮椅的习惯始终没有改变。略略迟疑后,双手搭上了对方的膝盖。

  太可惜了,她悄悄叹惜着、同时小小的愧疚着:机械无法带来一丝一毫温度。

   自始至终、从头到尾。只有一个人类的体温传达至她这里而已。

 

 

👋我也8晓得这是森莫东西,反正很短。…

听见了吗?深夜怒火燃烧的声音。

她依着以常的惯例,踩着木屐来到那棵枯树前边。夜里的风掀起女鬼单薄的衣衫,于是她青灰色的皮肤便暴露在空气中。

丑时之女独自挤眉弄眼地笑起来,眼珠子咕噜噜在眼眶里头转了几圈。嘿呀,今夜也要让那背叛之人尝到痛苦滋味-!

于是她握紧了手中的木锥,指节泛起病态的白。自咽喉深处发出呼噜呼噜混乱的声音,平时那个很是珍视的草人被扼住喉咙按在老树上。嘿,她高高将木锥举起,在空中颤颤虚晃两下——笔直的、带着冷风下落。咚!

木锥敲打稻草发出的闷响使丑时之女满心欢喜,似乎那男人被撕碎的场景就发生在她眼前。于是丑时之女咯咯的笑,微弓着身子肆无忌惮地笑。

因为太过开心,丑时之女忘了一件事。她本身就是虚弱至极,连续的诅咒这副女鬼的身子确确实实吃不消。

冷风突兀灌入喉咙,引发剧烈咳嗽。她笑啊笑啊,连身边早已到来的、手持巨大镰刀的鬼使都未发现。

"原来你一直是靠这种手段报复的啊。"

这声音在她耳边来的突兀,所以笑声戛然而止。丑时之女仍然保持着先前姿势,却是转头看向了声音来源-哎呀,这收割性命的鬼使何时有空闲时间来管束她这小鬼了?

她面上依旧挂着笑弧,眼睛周围是黑色,皮肤是丑陋的乌青,瘦弱的样子像是根干巴巴的木棍。丑时之女凄凄笑着靠近鬼使,侧头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。

"你看呀、你看呀……这曾经是他最喜欢的样子啊。可就因为我变成这样,他就喜欢上别的女人了。"

丑时之女抱着草人,将面颊贴上与其摩挲—一副与爱人耳鬓厮磨的样子。

鬼使皱眉,他向来不擅长应对这类人物。但他还是将巨大镰刀插进土壤使其立在地面,双手抱胸上前一步。

——"地府收你。"








我说的很短!!!就是物理量上的短!!!(…)
虽然烂尾了但我写滴肥肠happy!!!索命组真4可爱~!!!!!



        


大概是类似于椒图自戏的玩意。👋👋👋
我不管,OOC就OOC吧(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

所以,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呢?

    开始害怕。

  我是飘摇在幽深大海中的妖怪,静心安聆那潺潺水声,无喜亦无悲。本该是这样的,独守自己那一汪清潭。
  我本拥有的不多,亦不怕再失去什么。

  自哪位大人向我伸出手来,一切都改变了呀。
  [原来是有人需要我的。]
是这样的欣喜。

[所以,不能让大人失望。]
[不能让大人抛下我。]
[要变成有用的孩子。]

  所以,开始害怕。
  害怕失去信任,害怕再次被抛弃于污潭之中。

  我是飘摇在幽深大海中的妖怪,对于突如其来的恩情诚惶诚恐。要怎么报答?
  似是小心翼翼捧起一汪清水,不让它从指缝滴下真的太难了呀。

“大人、大人。”
  “我会很努力,您可以...。”

  可以让我,脱离那种惧怕感么。